书摘精选》预测未来的重要手段就是去问将死和已死之人

分类栏目:搜奇新闻

发布于 条评论


召魂术(necromancy,字源是希腊文的 nekros「死亡」和 manteia「占卜」)背后的基本假设是将死之人正在接近某种关口,已死之人已经通过那道关口,这两种人知道的都比活人要多
 

回溯目前已知最早的历史,一个预测未来的重要手段就是去问将死和已死之人。召魂术(necromancy,字源是希腊文的 nekros「死亡」和 manteia「占卜」)背后的基本假设是将死之人正在接近某种关口,已死之人已经通过那道关口,这两种人知道的都比活人要多。

第四十九章第一到二节说高龄一百四十七岁的老祖宗雅各临终时躺在床上讲话:「你们都来聚集,我好把你们日后必遇的事告诉你们。雅各的儿子们,你们要聚集而听,要听你们父亲以色列的话。」事实上这位老祖宗后面讲的话大概令听者大失所望,因为内容比较像是祝福而非预言,且基本上没提到与在场任何人未来有关的特定事情。不过这个「遗言金句」的传统一直延续不衰,其中许多都据称是在预言未来,只要在网路上搜一搜就能找到大量真实的与伪作的例子。

记载中最早的召魂术出现在前面提过的里,年代约在西元前二一○○年前后。史诗中写到太阳与冥府之神匿甲(圣经第十七章第三十节也有提到祂)召唤恩奇杜的亡灵「如风一般」从地面洞窟里升起,让他跟悲悼亡友的吉尔迦美什说话。从这之后一直到新亚述时代(约西元前九○○到六○○年),两千多年间美索不达米亚关于魔法的着作里出现无数次生者与死者魂灵的会面,有一片新亚述时代的黏土板就说到某位「先王后」的亡灵因为「真实无欺」而享有盛誉,看起来她是向某个王侯(可能就是她儿子)承诺说他的后代会「统治亚述」。

黏土板内容还告诉我们,当时人认为联络死者是有危险的,如果不够资格的人以不当手段为之,这非常可能导致施术者死亡。大英博物馆现藏有几份新巴比伦时代的书信,书信内容解释召魂的方法:第一步你得先拿到一颗骷髅头,接下来你要把发霉的木头与胡杨叶子泡在水、油、啤酒与葡萄酒的混合液体中捣碎,接着加入捣烂过筛的蛇脂肪、狮子脂肪、螃蟹脂肪、白蜂蜜、一只青蛙、狗猫狐各一只身上的毛、变色龙的刚毛、红蜥蜴的刚毛、蟋蟀左边的翅膀、鹅的长骨里的骨髓。最后把这些跟葡萄酒、水、牛奶以及「安哈拉」这种植物混合。準备工作完成后,把做好的油膏抹在双眼,然后唸这句咒语重複三次:「我召唤〔你〕,骷髅堆中的骷髅,请骷髅头里的人回应我!」

虽然从事召魂是一件拿命在玩的事,但这并不阻碍召魂术从美索不达米亚传播到整个上古中东。依据某份文献,赫人让死人说话的方法是先挖个洞奉上祭品,然后唸咒:「灵魂伟大。灵魂伟大。谁的灵魂伟大?不朽的灵魂伟大。它走什么路?它走伟大的路,它走看不见的路。」其他民族,比如艾布拉、乌加里特与前面提过的马里(以上三座城都位在叙利亚)这些城邦的居民也都对召魂术不陌生,此外还包括以色列人建国之前的迦南地区居民。

以色列人在这件事与其他很多事情上都是唯一一个例外,他们的圣典明白禁止召魂术(第十八章第十一节、第十九章第三十节),这原因可能是召魂仪式出自异邦,可能是召魂术暗示敬拜祖先而非耶和华,可能是召魂术被归类到所订律法中的「不洁之物」,也有可能只是因为他们认定召魂术没用,真相我们并不清楚。说「死了的人毫无所知」(第九章第五节),第十九章第三节则预言「埃及人的心神必在里面耗尽;我必败坏他们的谋略。他们必求问偶像和念咒的、交鬼的、行巫术的。」这些话的意思是说,召魂术并不被当作预卜未来的有效手段,如果有人想要依靠召魂术,那就表示这人既脆弱又混乱。如此说来,就算有人愚昧到去使用召魂术,他也得不到任何效果。

【内容简介】

卢梭说:预测未来若非「一切智慧的来源,就是人类一切不幸的来源」。林肯也曾说过:「预测未来的最佳方式就是创造它。」过度耽溺于预知未来,也可能忽略现实层面。而且今日人类发明天气预报、犯罪预防系统、流行病监控,使用大数据分析,掌握未来的能力看似有所提升,却也无法预防突如其来的黑天鹅事件。

况且若人类有一天真能完全掌握未来,在一个没有「不确定性」的时代,还有想像的必要,还有怀抱希望与期待的需求吗?那该是多么无趣的世界!能够预先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有时不见得会比较幸福。不过,预测未来的企图,却是推动人类向前迈进的重要动力。也许我们还无法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是,但至少可以肯定,「预测未来」对人类依旧至关重要,未来的人也将继续这样做。

作者马丁·克里费德是世界知名战略专家,擅长推估国际战局的他,在本书中,带领我们看见人类预测未来的方式所历经的多次转变,并检视这些方式背后的脉络,以及思考预测未来对于人类命运究竟有何作用。

【作者简介】

马丁‧克里费德Martin van Creveld

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名誉教授,全球知名的军事史与战略专家。着有25部作品,包含、、、、等,论文多发表于、、、及等刊物上。

【译者简介】

张毅瑄

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台湾大学化学系毕业。译有、、、等书。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若以求知的观点看待一切,所有的事都是好事」。